主页 > I新生活 >《失控的指尖》:什幺样的人格特质是「网路成瘾」高危险群? >

《失控的指尖》:什幺样的人格特质是「网路成瘾」高危险群?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真人盘口     2020-06-10 06:19:35     阅读次数:814

作者:邱玉珍、陈清芳、杨琇雯

根据《远见》杂誌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注1)指出,全球网路成瘾盛行率最高的国家就在网路最普及的东亚,台湾盛行率为10%至18%、南韩10%至20%、中国大陆则是8%至19%;而在欧美国家,一般人网路成瘾盛行率也有1%至8%。

不一样的教养方式

盛行率高,并不表示每个人只要一碰上网路就停不下来。根据研究,环境和人格特质,的确会影响一个人是否容易上瘾。

家庭是最小、互动最密切的社会单位,更是个人日后行为学习与经验最主要的来源;家庭会影响一个人的身心健康,也会改变一个人的知觉、思考感觉模式。因此,要了解哪些人容易上瘾,也得从家庭教养的方式着手。

教育部曾经委託亚洲大学,于2015年进行中小学学生网路使用情形调查(注2),结果显示,中小学学生使用网路的地点,主要在家里(84.6%);使用网路的时间假日多于平日。这表示,家庭中的管教方式会影响孩子的上网习惯。

学者更进一步将家长对使用3C产品的管教方式分为4种:

溺爱式管教:低规範、高回应忽略式管教:低规範、低回应权威式管教:高规範、低回应民主式纪律:高规範、高回应

其中,溺爱式与忽略式的管教方式,孩子网路成瘾率较高;能回应孩子使用需求、一起讨论上网活动,并订定明确使用规範的民主式纪律,则孩子网路成瘾率比较低。

家庭功能影响网路吸引力高低

现今社会型态不断转变,除了一般家庭会有这类教养问题之外,家庭型态也有影响。

例如,中低收入家庭的父母亲经常忙于生计、隔代教养的祖父母辈通常无力管教,这些在家庭功能丧失环境下成长的孩子,也容易将情感和生活重心投入极富吸引力的网路世界,需要家长和老师特别关注。

尤其,在没有人限制使用时间或陪伴使用的情况下,学童停留在网际网路的时间愈来愈长,衍生的心理、家庭和社会问题,也时有所闻。

不过,沉迷于网际网路或电视、手游、网路游戏,会让儿童和青少年有暴力倾向吗?

父母需要以身作则

北医大大脑与意识研究中心主任蓝亭认为,这些情况无法以临床试验证实。

他分析,「一来需要长时间观察验证,二来环境中的刺激因子过于複杂,无法单纯分析长期暴露在一则讯息或一段影音下,会对人的心智造成什幺样的影响。」

即便如此,使用高科技产品对青少年身心发展造成的影响,仍然是教师与父母必须深入探讨的议题,而家长以身作则的教养示範和陪伴、教导孩子正确使用网路资源、加强学校辅导并设计提升孩童网路素养的教材,终究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5大要素解读人格养成

不过,即使成长环境类似,还是有个别差异。

研究(注3)分析显示,以下几个族群较容易有网路成瘾的倾向:有药物或其他物质依赖成瘾者,例如:有酒瘾、毒瘾的人。

潜在精神疾病患者,例如:躁郁症、病态性赌博、强迫症或焦虑性患者。

另外,从家庭结构、性别、年龄、教育程度、经济状况等角度着眼,单亲、独子、独居、高教育程度的富裕男性及年轻族群,也较可能是网路成瘾的高危险群。

曾有外国学者分析比较学童人格养成因素,发现有5大基本要素(注4):神经质、外向性、开放性、友善性、严谨性,可以解释个别差异并同时涵括每个人的网路成瘾倾向。

结果显示:不论中小学生、青少年或大学生,网路成瘾高危险群的神经质特质都最明显。也就是说,愈具有神经质特质的人,严谨性愈高、忧郁与社交焦虑程度愈高、自尊愈低,这样的人较具有网路成瘾倾向。

4大发现归纳成瘾特质

除了5大人格因素,也有学者使用知名的16人格特质量表,测量网路成瘾者与非成瘾者的人格特质。比较后,学者归纳出4大发现:

首先,网路成瘾者抽象思考能力较佳。推测可能是这种人容易受到网路深不见底的丰富资讯吸引而沉迷,难以自拔,而他们也倾向过着较为封闭的生活,社交活动不积极。

其次,相较于非网路成瘾者,成瘾者的顺从特质较低、情绪敏感度与反应度较高。

第三,最容易网路成瘾的人,通常是低自尊、常被他人拒绝与否定,或是对生活现况感到不满足。

最后,网路使用者本身的忧郁倾向愈高,网路成瘾情况也愈严重。

另外,在心理和社会层面,也隐藏了一些影响上瘾的危险因子,不容忽略。

王智弘认为,成瘾只是表面上的行为,是心理问题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或者是发生心理问题时的求救讯号。

找出危险因子

王智弘在2016年发表的文章(注5)中指出,网瘾的心理因素,也就是现实生活的推力。

换句话说,现实生活问题的逃避、个人心理问题的合併发生,可能产生网瘾行为。这一系列研究探讨了网瘾水面下的潜在问题,可能包括:

    缺乏自尊。缺乏社会支持或情感寄託,或是人际冲突。家庭功能不佳。课业或工作挫折。生活无聊、欠缺目标。

此外,可能也合併神经质、忧郁与焦虑等情绪状态,甚或躁郁症、忧郁症、过动及注意力不足症候群、社交恐惧症、思觉失调症等精神疾病,以及人格违常等。

科技为银髮族纾解孤寂

若以世代来看,在台湾,熟龄银髮族虽然是网路沉迷风险最低的族群(注6),却也是近年来网路使用成长率最高的族群。

依照国发会的报告(注7),上网率成长幅度最大的族群,依次是50岁到59岁及60岁至64岁族群,两个族群的上网率连年上升,2017年就有近10%的成长。

使用即时通讯软体及社群媒体,则是他们的最爱。透过这些便利的工具,他们增加了与亲友的联繫,这一点是其他年龄层都赶不上的(注8)。除此之外,他们也常用网路打电话、取得资讯,或者追剧、收看线上影音(注9)。

对熟龄银髮族来说,这现象是好是坏?

相较于儿童和青少年,长辈们热中使用网路「影响大部分都是正面的,」北医大大脑与意识研究中心副教授曾祥非说明,「可能是因为老人家本来就比较少上网,多用一点,反倒让他们可以接触更多讯息、更多家人,可以帮他们维持基本认知功能。」

国外的研究也指出,相较于年轻人沉迷于社交软体可能对身心造成影响,年长者爱用电子邮件或是脸书等社交软体,反而有助于身心健康。

注释:

    李建兴(2015)。〈预防孩子网路成瘾,小二最关键〉。(https://health.gvm.com.tw/webonly_content_5799.html)。教育部(2016.02.23)。104年学生网路使用情形调查报告。(https://www.edu.tw/News_Content.aspx?n=0217161130F0B192&s=F1AA06D56E8D6B20)。曾怡慧、施绮珍、杨宜青(2004)。〈网路成瘾症〉。《基层医学》,19卷2期,页35-40。科斯塔(Paul T. Costa)与麦克拉(Robert R. McCrae)彙整自心理测验先驱高尔顿(Francis Galton)等人以来的研究,提出人格五因素论(five-factor model of personality, OCEAN)。王智弘(2016)。〈危机即是转机:从危机干预谈网路成瘾的危险因子〉。《台湾心理谘商季刊》,2016年8卷1期(http://tcq.heart.net.tw/article/tcq8-1-01.pdf)。国发会《106年网路沉迷研究调查》。国发会《104年个人家户数位机会调查报告》,50岁至59岁民众的上网率为70.6%,60岁至64岁民众上网率为45.9%。国发会《105年个人家户数位机会调查报告》,50岁至59岁民众的上网率为74.1%,60岁至64岁民众上网率为54.1%。国发会《106年个人家户数位机会调查报告》,50岁至59岁民众的上网率为83.3%,60岁至64岁民众的上网率为62.0%。台湾网路资讯中心《2017年台湾宽频网路使用调查报告》,50岁以上民众使用网路社群或即时通讯软体的目的,以增加与亲友间的联繫为主,比其他年龄层都高。国发会《106年个人家户数位机会调查报告》。

相关书摘 ►《失控的指尖》:「网路上瘾者」的大脑被改变了吗?

书籍介绍

《失控的指尖︰爱上网是潮还是瘾》,远见天下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邱玉珍、陈清芳、杨琇雯

恐惧错失任何新讯息、收到讯息必须立即做出反应或回覆的焦虑,或是总有听到铃声或感觉振动的错觉而不断检查手机或其他可携式装置……

回顾现实生活中的自己,是否也曾这样的「惊慌失措」?这个现象,过去不曾发生,是各种可携式连网装置普及后的科技时代所独有的「恐惧」。根据《远见研究调查》2018年的报告,有超过六成的人,只要有一定时间没上网,就会觉得好像错过什幺;甚至,近五成的人在无法上网时会坐立不安。这样,代表已经网路成瘾了吗?答案却也不然。

《失控的指尖》:什幺样的人格特质是「网路成瘾」高危险群?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申博太阳城_申博真人盘口|共建网络家园|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平台手机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葡京app代理